Friday, October 14, 2016

20161014 致父与子

致父与子,

希望你们平安,快乐!

From 父与子
20161014


Monday, November 23, 2015

三歲

宇韜三歲了,

我也已經三十五歲,

你還是六十八歲。

Tuesday, October 14, 2014

4年

停了一年,但是没有人忘记你,至少我没有。

妈妈很好,大家都好,你好吗?

家里今年又多了一名成员,二姐的女儿。今年五月出生,是个爱笑但脾气很大的小姐。

你儿子我的儿子宇韬就快两岁了,当了快两年的爸爸,还是很战战兢兢的边做边学,希望我真的能当个好爸爸。

贴上两张最近的照片,你的内外孙及我们难得能凑齐的全家福,只是少了你。

4年,依然想念你…



Sunday, October 14, 2012

2年

又一年了...

好像已經沒有人刻意記得你,但沒有人刻意的忘了你...

一切都沒變。

媽媽一切都很好,除了偶爾還是會這裡那裡酸痛.

家裡一切都好,除了全家在馬六甲相聚的時間更少了,但在新加坡相聚的時間卻多了。

我一切也還好,還是比下有餘,除了越來越不想出人頭地...

今年年頭,你添了個女外孫,不用滴血認親你也會知道是你小女兒的作品。

而今年年底,你將會添多個男內孫。是的,是你小兒子的兒子。

即將站在你的高度去看下一代的問題,我暫時還沒有信心能夠去勝任這個新身分,所以戰戰兢兢的希望一切順利。

不奢望他以後會成為一個偉人,只希望他不會變成比叉燒更沒價值。

還是那句,只要他長大,健康的長大。

但我還是喜歡當人家的兒子多於當人家的老爸,希望你的孫也喜歡當人家的兒子多於當人家的老爸。

2年, 還是想你...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一年

雖然上個星期做了'對年',但對我而言,明天才是。

去年的現在,你的人生已經剩下不到幾個小時。時間一分一秒,一點一滴的流失,而當時在你身邊的我卻無知到可笑,樂觀到我到現在都還看不起我自己。

一年了,我還是耿耿於懷。我依然無法釋懷在去年的這個時候沒有做下最好的判斷與處理,雖然我到現在還是不知如何才是最好,沒有人對我說,也沒有人敢對我說。

但我知道,我是可以做得到的,我應該是知道的...

一年了,我還是覺得你還在,尤其是回到馬六甲的家裡時。

你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

想你... 一年了。




Friday, September 23, 2011

歲月の歌 (4)

這是一首適合在夜晚11pm過後聽的歌曲,陪我度過中五中六大學無數個午夜。

歌曲的前奏是魔鬼的禮物,能很詭異的把你抽離現實。

歌曲的第一行,與歌名是你臨睡了幾萬次也寫不下來的感覺...


寂寞是臨睡的習慣...

想你是臨睡的習慣...


P/s: 臨睡前,對你身邊的人講:"想你是臨睡的習慣",她應該會很sweet, 很爽...

P/s 2: Make sure 你在講的時候,她還沒睡...


Saturday, August 27, 2011

歲月の歌 (3)

這首歲月の歌,原本沒有這麼快登場的。

由於昨天去朝了聖,拜了神,趁現在心裡還有些燒燒,還是讓它提早登場。















昨天整個晚上,幾乎聽了1/2世紀的歲月の歌。唉,夕聽神,朝死可矣。

唯一的小小小遺憾,就是沒有這首。

大學,Year 1,常常聽,常常哼,常常聽人哼...

有時深夜沒睡,不時會聽到某路人在B317門口扮貓叫,不然就是哼這段...




一絲絲 一點點 燒毀憶記
一幅幅 一聲聲 又復燃起




不管用廣東,還是直接用中文唱,它還是那一期歲月の歌...